2020_04_13-no-power.jpg
© Scotwork NA

你比想象中强大

发表: 4月 14 , 2020
作者: Sandy Sbarra

我正准备买我们的第一套房子——婚房。现在是新年前夜,我们必须在午夜前达成交易……我草率的安排让情况变得十分糟糕。银行委派的律师冲我咆哮着准备离开,我的律师没有任何作为,开发商的的律师更不关心我们有多沮丧。毫无疑问,我和妻子都很沮丧——计划中的乔迁之喜即将不复存在。
但为了让你真正了解我为何难过,有多难过,首先我要告诉你发生的故事背景,哪些地方出了问题,为什么出了问题,我们做了什么来弥补。
1984年12月31日。我和妻子在纽约发现一栋联排别墅。它由一个风评很糟的开发商建造,但我们对此一无所知。我只知道他们提供了很多配套内装和价格优惠,这让我们十分开心,准备迎接在这个社区的新生活。
狗血的一幕由此开始: 我和妻子按计划去签约购房。我们希望看到开发商所有承诺的内容,然后直接交易。相反,我们遭遇到以下情况:
没有洗碗机
裂缝的橱柜
卫生间没有厕纸架和毛巾架
两间房间的地毯颜色不对
没有完工的楼梯——没扶手,台阶上没有地毯,也没有铺任何垫子
我们被上面的一切弄得心烦意乱。别墅建在山上,如果没有楼梯,我们就无法把东西从车库搬到一楼的客厅。“样板房建在平地上所以就没有楼梯,我们觉得修楼梯不是我们的责任,”开发商解释道。我们交涉过程中,我几乎可以听到银行的律师在另一个房间里大喊,如果20分钟内不签约,他就会离开。
我生气到爆肝,但同时冷静地理顺了思路,这是好事,因为我的律师可有可无地呆在原地,只是耸了耸肩。现在一切都取决于我们。我再次阅读合同细则,发现卧室里安装的地毯是中性色的,但不是我们选择的颜色。我抓住问题抛给对方: 要么修理楼梯,让我们能够入住,要么把地毯撕掉,换上我们选的颜色。当我提出建议时,我看到开放商的律师重新思考应对策略。他同意了我的条件,修复了楼梯。
我松了口气,说实话妻子和我都被吓到了。我们年轻且从未经历过这些,对当下的局面感到无能为力。虽然最终我们只住了不到三年,但这栋别墅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地方,它为我们的婚姻奠定了基础。
36年过去了,我发现我们并不是唯一感到无助的人。事实上,人们通常认为对方比自己更有权力。正如我当时所了解到的,也正如我在此后多年的谈判中学习到的,我们更努力地寻找,找到我们确实存在的权力,并利用它获得更有利的结果,这是至关重要的。


分享

blogAuthor

关于作者:

Sandy Sbarra
No bio is currently avaliable

播客:

糟糕的交易

我们都有过这样的经历——不得不处理糟糕的交易。它可能会导致失眠、盲目消费、暴饮暴食......具体情况取决于情况有多糟糕。抛开玩笑不说,糟糕的交易让人很难接受。沦陷在泥潭中的时长取决于你何时找到办法把坏交易转化为好的交易。

Latest Tweet:

史戈沃商务咨询(上海)有限公司
江西中路181号6楼605
上海
200001
中国
(+86) 021 3136 2294 / 147 1548 6380
info.cn@scotwork.com
award 1.jpg
award 2.jpg
Scotwork CPD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