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and-uncertainty.jpg
© Scotwork UK

数据崩溃

发表: 4月 28 , 2020
作者: Stephen White

几乎没有人会否认川普在此次疫情问题上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他向科学家咨询,倚靠科学建议,然而却告诉美国民众他将用来决定何时以及如何解除隔离的标准是“在这里”(指着他的头)。他说,他理解自我隔离的必要性,但他鼓励那些忽视社交距离、“自由解放”的美国人出门抗议。这清奇的脑回路真让人费解。 

但我同情他。他是数据崩溃的代言人。在不确定的时期,历史数据作为未来结果的指导性往往是无效的,关于同一问题的替代数据变得更加繁复、令人困惑。因此,越来越多的决定是在意见的基础上做出的。我们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川普对自己的观点很有信心。

谈判是由数据驱动的。当数据可靠性下降,固执己见的结果越来越常见时,谈判者需要问“什么是观点和意见的决定因素?” 我在此有选择地列出了五种观点:

1. 来自同行的压力。如果别人的观点被广泛接受,我们就容易受其影响。BBC记者菲奥娜·布鲁斯编剧并拍摄了一部关于达·芬奇的纪录片。她去卢浮宫近距离欣赏名作《蒙娜丽莎》,在镜头前她描述画作给她深刻印象——作品很小, 色调昏暗, 平淡无奇, 每年成千上万的人涌入博物馆只为一睹这幅普世观点里世界上最著名的画。

2. 意见陈述。如果把观点放在轶事背景中,它更有可能被广泛接受。我们都经历过社交媒体发布的新冠病毒治愈方法,比如喝热水、用盐水漱口等等,这些总是以一则轶事开头——“我妻子姐姐的普拉提老师嫁给了圣托马斯医院的ICU医生,他说……”

3. 不管想法多愚蠢,只要你经常说,它就越来越“真实”了。5G网络基站传播冠状病毒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4. 权威的力量。当法律和秩序被打破时,最有权势人的观点就会取而代之。当你不知道该相信什么、到处都是数据时,你最有可能相信自认为最权威的来源。电视新闻? 社交媒体? 网红医生?还是病毒专家? 朋友、邻居还是父母?

5. 认知失调。我们要相信,在这场危机中,政府做得很好。因此,我们相信他们提供的关于医用设备的数据,关于医用品的来源和运输,以及他们为大众健康安全付出的巨大努力。同时,我们相信前线的医生和护士,他们提供了真实经历作为参考数据。有时数据之间存在差异,我们对某组数据的准确值形成一种看法,而我们这样做的基础是,哪一组数据让我们感到更舒服。

 

你可能觉得这一切只是理论上的假想。它不是。今后的几年里,持续的不确定局势将限制数据收集的准确性,商业合作中意见作为决定因素的现象将越来越重要,了解我们和对手如何形成看法和意见将是形成交易的关键。

 


分享

blogAuthor

关于作者:

Stephen White
No bio is currently avaliable

播客:

糟糕的交易

我们都有过这样的经历——不得不处理糟糕的交易。它可能会导致失眠、盲目消费、暴饮暴食......具体情况取决于情况有多糟糕。抛开玩笑不说,糟糕的交易让人很难接受。沦陷在泥潭中的时长取决于你何时找到办法把坏交易转化为好的交易。

Latest Tweet:

史戈沃商务咨询(上海)有限公司
江西中路181号6楼605
上海
200001
中国
(+86) 021 3136 2294 / 147 1548 6380
info.cn@scotwork.com
award 1.jpg
award 2.jpg
Scotwork CPD 2020